那棵塊頭長得和杯子一樣的西洋杉,在大費波折之後,終於被移除了……

 

如果杯子將來又聽到,有那家的小朋友,發願要長得跟大樹一樣,杯子一定會輕巧地提醒他父母……

 

真要長得跟大樹一樣,那未來長大後,可能家裏會放不下,在房價這麼貴的時代裏,許這個願望……

 

一定千萬要三思才行!

 

不過,不管男孩、女孩,長大後都會跟男朋友或女朋友跑了,所以就算長得跟大樹一樣,也很可能不會是個問題,但很可惜的是,杯子家的大樹就跟宅男、腐女一樣。

 

它就釘在那邊,不走了!活脫就是棵「啃老族」。

 

說起來,也不能怪這棵杉樹長這麼大了,還不懂事,因為從頭到尾,它就是根木頭!


一點也不會設身處地為杯子設想!


客觀地談起來,杯子我其實也算是個受害者。

 

當初,不知是那一任的屋主心血來潮,在房子旁邊種了這麼大一棵西洋杉;亦或是那個建商一時失心瘋,刻意在這房子旁邊保留了這麼一棵大樹,總而言之,這棵塊頭和杯子我的身材一樣的神木,都已經快要接觸到杯子的家了!

 

杯子這棟好不容易才買來的房子,豈能受到這一棵小小西洋杉的威脅!

 

所以,這也不能怪杯子我狠心,痛下殺手。

 

紐西蘭這邊是法治的國家,任何大大小小的事,都有法律的規範,在法律多如牛毛這點上,這倒是和台灣一模一樣!

 

不同的是:這邊會確確實實在執行,而台灣則是政府那天想起來之後,才會去認真執行一下下,等風頭過去,大家又一切照舊。

 

不過和政府打起交道來,無論在台北或是奧克蘭,政府都是一幅官腔官調,一切依法行政的嘴臉!

 

實在不怎麼親切便民,無論哪裏都一樣!

 

一年多以前,杯子剛搬上奧克蘭的時候,就想砍了它!但是沒想到鋸一棵在杯子家院子裏面的樹,還要經過市政府的同意,而杯子第一次去申請就被打了回票!

 

市政府回函告訴我:這棵樹經過他們現場勘查,並不會影響到房屋結構,因此駁回申請,但是若有異議,可以申請經過公聽會的程序覆議,但是明年關於Tree Concent的法律會修改,修改之後,明年就可以自行移除!

 

在得到這樣的答覆之後,杯子對這多如牛毛的法令,感到真是厭煩,尤其是這吹毛求疵的時刻。

 

那時,杯子突然猛地懷念起台灣來!

 

尤其是那不怎麼認真執行法律的情況,還真是特有人情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 杯子的分割線 *******

 

問:「如果,不理它,直接找人來砍,行不行?」

 

答:「行啊!如果你不怕被舉發,或是被市政府發現的話,儘管大膽去做!」

 

問:「那做了之後,如果被發現會如何嘞?」

 

答:「其實,也不會怎樣,花點小錢就可以打發!」

 

問:「哦!這樣子。是塞點紅包打發相關人等嗎?」

 

答:「也不是!就意思意思地繳點罰款,充實一下阮囊羞澀的紐西蘭政府的財政!」

 

問:「哇嘞!那要罰多少錢?」

 

答:「看你砍得是什麼樹?一般的樹,大約兩三萬就可以搞定!」

 

問:「MD,台幣兩三萬,還小錢,你是嫌錢多嗎?」

 

答:「那倒不是,法律可以違背,只是要付出代價,就跟Shopping一樣,要付帳後,東西才能帶回家!不過.......我剛說的價錢,那是紐幣,這邊的物價都是以紐幣計價滴!」

 

……

 

(以上類戲劇表演,純屬娛樂!如有雷同,實為巧合!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 杯子的分割線 *******

 

為了避免走冗長的行政程序,杯子退縮了。

 

心想:「就給它再多活幾個月,等明年,林貝再來砍!」

 

沒想到等今年找人來來砍的時候,經過查證,法律是修改了沒錯,但很不幸的是,杯子家座落在還是需要Tree Concent審查的區塊裏,所已申請程序一切沒變!

 

怎麼「有原則,必有例外!」的鐵則,又再一次跟杯子證明,它是條真理!

 

杯子當時聽了這晴天霹靂之後,頓時有一種被騙的感覺。

 

如果這樹若是生在台灣,恐怕這棵杉木早已被砍了不知多少次了,還會讓它留到今天!可是它好狗命,長在紐西蘭,讓杯子不禁恨得牙癢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 杯子的分割線 *******

 

這……

 

這究竟是前世的冤孽,還是愛恨的癡纏呢?

 

就讓我們明天繼續看下去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fe Cup 的頭像
Cafe Cup

半閒堂

Cafe C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