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2756 

飛了10多個小時,我又回到了那個在海角天涯的小角落。這邊的氣溫是10度C,就算是中午也不過是15度而已,比起台灣動不動就飆上35度C的氣溫,真是兩個極端。

 

台灣扭開水龍頭,流出來得是熱熱的水,時常以為自己是不是誤開了熱水,需要再一次確定後,自己沒搞錯。但在紐西蘭,常常是覺得奇怪,怎麼開熱水那麼久了,熱水還不出來!水龍頭流出來得好像是冰塊,那水的溫度低得像是三溫暖裏的冰水池。

 

這讓我想起在馬祖當兵的日子,剛到馬祖的時候已經是8月底了,進入了秋天,馬祖的天氣涼得很快,到了10月不只是秋意上心頭,已經有點微涼。馬祖是個缺水的小島,供水以民間用水為優先,我們這些阿兵哥,只有船來的時候,才有水可以用,因此每個碉堡前面都有一個戰備水池,每次船來就要儲水,當然,更重要的事船來有水才能洗澡,那時的房舍很破舊,連浴室都是裝飾用的,所以,大家也只好洗冷水,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,那冷水澆在身上,還冒出陣陣白煙的奇景,那戰鬥澡可真是一邊洗一邊跳,刺激非凡!

 

在這邊屋裏面到處都是Heater,有用瓦斯的、也有用電的,就連浴室裏也不例外,在台灣浴室裏不會裝冷氣吧!就可以想像這裏有多冷,連這樣的溫度,我都不能忍受了,我不敢想像生活在一個會下雪的地方,是怎樣一種情況。

 

飛,真得是好累呀!明天再恢復更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fe Cup 的頭像
Cafe Cup

半閒堂

Cafe C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